四库书 > 女生小说 > 虚拟巨星饲养日记 > 第46章 爱神的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库书 www.nlzj.tw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[go]    比命还?#19981;丁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陡然撑圆了眼, 莫名的震颤沿着脊椎骨电流似的窜过全身, ?#26377;?#33179;、?#26377;?#25151;、从灵魂深处, 没?#20174;?#22320;迸发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在说?#35009;矗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为?#35009;?#19981;过一句短短的、轻飘飘的语言,竟能产生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让他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,像被?#22235;?#20102;把小鼓, 疯狂?#20040;頡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种陌生的感觉不由分说席卷了他,在身体里横冲直撞,企图找到一个突破口宣泄而下,从鼻尖, 从眼眶,从喉咙, 从每一个张开的毛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他生病了吗?还是蹦极或者呛水的后遗症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无意识地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眼神茫然望着天花板的一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缓缓放松了禁锢, 垂眼去看萧池的表情, 头顶苍白的灯光打下来,两排斜垂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两弧青黑的影, 让他看上去?#34892;?#24980;悴?#25512;?#2051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152;?#21364;是舒展而放松的, 仿佛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到实处, 埋藏许久的秘密终于得到解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再为此饱受折磨, 辗转反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结果是生是死, 是悲是喜, 都不重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黑白分明的瞳孔, 直?#22402;?#25226;他看着, 眉头不解地皱在一起,脸?#36759;?#30528;一层极淡的绯色,一片晕至耳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摸了摸他的脸,莞尔一笑:“怎么不说话?cpu过热,宕机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竟还煞有介事地点点头:“难怪我觉?#27809;?#36523;不对劲,像要爆炸了似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深深看着他:“是吗?你是这样的感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他是否可以抱有期待,萧池对他,也绝不是无动于衷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?#20928;?#24819;问上一句,你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话到嘴边,舌尖抵上齿背,最终咽了回去,从那双略显迷茫的眼睛里,他已经得到了?#40482;浮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他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去吃点东西,回酒店休息吧,海水里泡了一遭,别生病了才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退?#22235;?#20040;一小步,留给两人足够张弛的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的目光黏在他身上,?#27492;?#25289;开休息室的门,夕阳的余晖斜斜照进来,将他拢进逆光的?#30333;?#37324;,遮住了眉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连忙跟上去,他总觉得自己该说点?#35009;矗?#39537;散这点说不清道?#24187;?#30340;落寞,可无从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恋人湾大酒店,离海滩最近的一座五星级酒店,从红粉海滩步行只需要五分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百余层大楼设计?#29022;?#33337;的造型,特殊材质的玻璃,在晚?#21152;?#22825;时刻,整栋酒店呈现出瑰丽的粉红色,与红色沙滩和海湾遥相呼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重新戴好遮阳帽,宽大的黑色墨镜罩住大半张脸,跟着季沉宣从侧门低调地进入大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总统套房有专属的vip直达通道,用过晚饭,两人走在安静的走廊里,红色的地?#22909;?#36719;的像踩在沙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室内陈设豪华,卧室宽敞,微凉的晚风从阳台敞开的落地窗?#21040;?#26469;,扬起淡粉色的窗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洗去一身的海盐味,季沉宣穿着浴衣出来,倒了两杯?#25237;?#25968;的红?#30130;?#20506;在窗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趴在沙发上擦拭着头发,被酒香味吸引着抬起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窗前一只花枝造型的落地灯,照得季沉宣的轮廓半明半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全身被黑色的丝绸包裹着,出只?#34892;?#21475;露出一小片肌肤,常年被庄重刻板的西装遮得严?#40092;?#23454;,眼下被黑色反衬,白皙得仿佛在发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柔软的布料垂坠得恰到好处,清晰地勾勒宽肩窄腰的身材,萧池的目光随之一寸寸往上?#29627;?#23574;削的下巴,高挺的鼻?#28023;?#28145;陷的眼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很少这样细致的观察某个人的容?#29627;?#23545;一个人的美丑更没有多少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他的记忆力,只需要一眼,就能像照片一样精准地储存在脑海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到了季沉宣这儿,就需要反复的看,仿佛他的每一个角度,都能留下不一样的记忆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把少的那杯?#33694;?#20182;:“是不是累了?今晚话这么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是……被他突然的剖?#32043;?#20303;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急忙收回偷窥的目光,接过?#31080;?#21452;手捧着,小口小口地抿:“有一点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早点休息。”季沉宣将他的?#31080;?#25343;走,“睡前只?#24049;?#19968;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噢。”萧池突然懊恼刚才为啥没有大口喝,发间倏忽一热,是季沉宣在他头顶亲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一愣,刷的抬头,对方的神色泰然自若,仿佛只是做了一件理所?#27604;弧?#24494;不足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晚安?#24688;!?#23395;沉宣居高临下,视线直抵他的双眼,淡淡补充了一句,“恋人之间都会有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听了这个解释,说不上释然还是更加古怪,自蹦极落水之后,季沉宣提议的“恋爱体验”,真与假的边界越发模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回想着?#35835;?#29233;秘钥一百?#23567;?#31192;籍里记载的招数,觉得自己似乎体悟了一点,可一旦认真思考琢磨,又仿佛?#35009;?#20063;说不上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默默跟在季沉宣身后到了卧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央地毯上一张宽大的双人?#29627;?#26263;红色的绒面床罩,上面躺着几瓣玫瑰花瓣,绣着木槿花的粉红幔帐从天花板垂落,昏暗的暖灯混杂期间,营造出一股朦胧?#29992;?#30340;氛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个房间里,充斥着无数勾引荷尔蒙的元素,就连床头柜上盒子里的安全套,都?#25970;?#29808;粉的包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慢吞吞从另一侧爬上?#29627;?#23395;沉宣关了床头灯,视线顿时陷入一片黑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剥夺了视觉,其他五感越发清晰,季沉宣忽而觉得身边的人朝他靠近,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印在额角,他立刻转过头,萧池已经飞也似的退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晚安?#24688;!?#33831;池作出的解释如出一辙,像个举一反三的三好学生,“你说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季沉宣淡淡一笑,?#31181;?#36731;抚上被吻过的地方,仿佛回味那点余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来人有时候是这样容易满足,他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0851;严了,午夜一切的?#27721;?#26009;峭都被挡在外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室内寂寥无声,唯有枕边?#39282;?#27973;绵长的呼吸,平稳得给人以安心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出乎意料的失眠了,去了一桩心事的季沉宣反倒睡得香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生头一次经历失眠,他忽闪着大眼睛瞪着天花板发呆,偶尔转过脑袋望着季沉宣熟睡中的侧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对方心里,他长着一颗榆木脑袋,恨不得头顶开个瓢,把里面实心的木头疙瘩掏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在今天,这颗榆木却被啄木鸟孜孜不倦、日以继夜的勤劳,终于啄了出个洞,塞进来无数胡思乱想,在他脑海里打转,害他迟迟无法入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萧池忽然生出一丝埋怨,季沉宣突?#27426;?#19979;那一句话,又不给他仔细解释,让他像个解不出试题的笨学生,深夜还趴在书桌上算来算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底?#35009;?#21483;?#19981;叮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为?#35009;矗?#31455;能?#19981;?#19968;个人到重逾生命的程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……”萧池无声地叹了口气,“真是?#22235;越睢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?#40482;?#22825;在恋人湾,季沉宣提起的那个传说,爱神的箭射?#26012;?#27492;的心,两人?#31361;?#30456;爱,那个时候,季沉宣是想把箭射进石头洞里去的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却被自己硬生生破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钟走过午夜,他缓缓掀开被子起身,蹑手蹑脚离开卧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在沙发里摸索一会,从衣?#36947;?#25720;到那两?#39746;?#24367;的短箭,换了身衣服,悄无声息地出了门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卧室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迷迷糊糊翻了个身,他半?#21476;?#23572;有起夜的习惯,半睡半醒间,还记着不要吵醒萧池,可手臂伸过去,竟扑了个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187;?#34987;子里冰凉一片,季沉宣登时清醒过来,萧池?#22235;兀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慌忙趿着拖鞋四处找,卫生间没有,?#21534;?#27809;有,阳台?#35009;?#26377;,拨打手环通讯,床头柜上发出了回应——这大半夜的,大活人还能走丢了不成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衣服也来不及换,季沉宣匆匆下楼找,幸好大?#32654;?#26377;服务员看见萧池往海滩去了,他开了手环上的照明灯,一脚深一脚浅地小跑在海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远处黑黢黢一片,?#35009;?#20063;看不见,唯有森冷的海风环绕周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萧池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沉宣心头窝着火气和焦灼的担忧,一?#27867;白?#20182;的名字,到了恋人湾的巨石附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季沉宣!我在这里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3545;?#30340;,萧池的声音顺着海风传来,季沉宣心里的石头落了地,随?#20174;?#29467;地升腾起更多的怒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巨石上,有个单薄的?#30333;?#25856;在那儿,踩在无数箭?#24178;希?#19968;步一步爬到石头顶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在哪里干?#35009;矗靠?#22238;来!你不要命了吗!”季沉宣的脸色比夜色还要黑,趿着拖鞋的脚几乎踩进海水里,浸得?#36136;?#21448;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下来了!”萧池怕他也要过来,急忙往下爬,好在巨石不算太高,箭矢又密集,以萧池的身手,攀?#26469;?#32496;有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?#39318;?#27700;快步回到岸上,大腿以下裤子全湿透了,还没来?#30473;?#24352;开,就被季沉宣一把拽进怀里,抱得死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疯了吗?知不知道有多危险!”季沉宣气得眼都红了,声色俱厉,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数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萧池埋在他肩头,“我本想在你醒来之前办完事的,没想到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做?#35009;?#38750;得半?#21476;?#21040;这里来?”季沉宣仍是生气,拽着他往岸上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忙拉住他的袖子,让手环的光线往巨石上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,你给我的箭,我替?#24756;?#21040;石头上了!”萧池满脸期盼地望着他,瞳孔似盛满了熠熠星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,满天繁星?#35009;?#26377;他的眼光动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高兴吗?我只想让你高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一瞬间,季沉宣觉得自己真的被箭?#24178;?#20013;了,一颗心扎了个对穿,滚烫滚烫的,灼红了眼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?#23380;?#33831;池的后脑,?#40763;?#22320;吻上去,矜持不要了,伪装也不要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吻激烈而?#33268;常?#21448;甜又涩,还带着一点海水的咸味儿,舌头迫不及待地撬开牙关,开?#33034;?#22478;略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池这次终于不再睁着眼,而是自?#27426;?#28982;地闭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此刻,全世界唯有他们两人,万籁俱寂的长夜,伫立在漫天星?#36718;?#19979;,拥吻在茫茫大海之前。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库书小说网 www.nlzj.tw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 打开/关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开奖结果 福彩3d杀号专家定胆最准确 吉林快三走势图网易 pc蛋蛋官网游戏平台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现场 066期四肖中特 香港六合彩图 天津11选5一定 湖南体彩足彩任选9场 爱彩乐官方手机版客户端 下波休一波中特 足球竞猜让分胜负 体彩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德州扑克版 华东15选5走势坐标图 齐鲁福利彩票30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