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 > 都市言情 > 后宫三千都是我 > 第55章 葫芦娃葫芦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库书 www.nlzj.tw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[go]    “嘎嘎嘎!”裴质开心地?#23567;?#20182;早就想变成人了, 已经好久没有跟殷瑜亲密接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开心着, 忽然觉得觉得水被大力搅动, 他整只肥鹅都被?#20154;?#30528;水流转动,在水里转起圈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转了几圈,裴质?#39759;?#22320;不行, 又被一巴掌拍进水里,呛了一口水,他刚要挣扎,便有?#35009;?#22581;住了他的鹅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亲了不过?#24187;? 他就被放开了,他飘到水上, 就见殷瑜趴在桶边,笑?#27809;?#36523;颤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怒火窜起,刚举起翅膀, 就听殷瑜感叹道:“不行不行, 哪怕把你转晕了,你还是一只鹅, 朕下不去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:“……?#26412;?#28982;敢嫌弃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让让, 朕试着把自己转晕, 可能就看不出你是一只鹅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着话, 殷瑜竟然真的要站起来转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认真看他一眼, 见他眉眼、嘴角都含着笑意, 只是神色强作认真, 裴质还有?#35009;床幻?#30333;的, 这厮在逗他玩呢,在嘲笑他是一只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嘎嘎嘎!你嫌弃我!”你根本没有想过跟我那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渣?#26657;?#30495;正的爱情难道不是超越物种的吗?哭唧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好,不嫌弃!”殷瑜道,“?#28909;?#35201;‘吃’你,我们就得有个仪式,以示郑重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暂时敛了怒气,好奇地看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起身,弯腰从地上拿了一个大盘子。他都不知道这是何时放过去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跳到盘子上来,我来‘吃’鹅!”殷瑜?#20204;门?#23376;,笑得暧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也是恋人间的小情趣!裴质十分配合,主动跳到盘子上面,乖乖趴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鹅肉吃起来最滋补,加点姜片、大料调调味,再来点白酒腌制。”殷瑜一边说一边往盘子里扔东西,裴质的脚下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佐料,还被浇了一身的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醉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使劲摇摇头,把这个想法摇出去。他不满道:“你差不多就行了,准备了这么些东西做?#35009;矗?#25226;我身体都弄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诶,你倒提醒朕了,吃鹅怎么能不拔毛呢?”殷瑜说着话,就抓住他的爪子,把他倒拎起来,伸手去拽他的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大怒,伸嘴就去啄他的手,一边啄,一边怒道: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今天摆明了在耍我。你就是不想跟我嗯嗯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看他气的差不多了,见好就收!忍笑抱住他,轻声道:“哎呀,朕的大宝贝鹅,朕怎么会嫌弃你呢?朕现在丑成这样,你不?#35009;?#23244;弃过朕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就是。裴质觉得自己爱的比海深,爱的比山高,特别伟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仔细看殷瑜,此时殷瑜早已恢复了白皙肤色,那些干裂的口子也消失地干干净净,从小养尊处优的皮肤,看起来似乎吹弹可破。殷瑜的眉眼是极好看的,在水汽氤氲?#26657;?#30475;上去也少了几分戾气,这让殷瑜瞧上去似乎十分——可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咽口水,实在没忍住,把鹅嘴凑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朕可以‘吃’你这个人,你若是只鹅,只能?#25490;?#23376;上蒸熟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炸毛:“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嗯嗯,我就离宫出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不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,你就是嫌弃我。咱俩经过生死大事之前,你还?#25954;?#20146;我。现在倒好,鬼门关走了一?#32781;?#20320;倒嫌弃上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现在非要?#31186;?#24456;一只鹅嗯嗯嗯,是为让自己变成人,还是为了逗弄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呆住,这话的意思怎么这么像质问?难道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已经知道我不是只鹅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中毒的时候,朕就找高僧给你看过了,本想着你是精?#37073;?#25110;许有?#35009;?#20185;术仙药能救你,谁知道人家高僧一看,?#30340;?#26412;体是人,变成了鹅,是故意逗朕玩呢!”殷瑜说完故意重重叹气,“原来糊弄朕你是?#20998;恚?#29616;在又变成鹅来逗朕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一听,也委屈上了:“猪那事,与我有关系吗?所有好吃懒做的人,难道都是猪精?变成鹅也是被迫,你将一只鹅当成我亲嘴了,我怕你日后再有阴影,才想着变成那只鹅安抚你,谁知道变错鹅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变错了就罢了,你居然还能变不回去?”殷瑜斜他一眼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,?#25226;?#24618;都像你这般蠢,怪不得翻不起大浪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被说的满脸通红,刚想反问殷瑜作为一个帝王被人逼宫造反也很失败,就听见系统说病毒找他拿营养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有了,我不跟它交易了。”虽然双方谁也不欠谁的,只是公?#27975;?#26131;,不过裴质还是表示,?#25954;?#25226;今天收入的营养液送病毒一百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会,系统过来说:?#23433;?#27602;说他刚发现他也不需要了,不过他觉得你人挺好,决定送你一份礼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5009;蠢?#29289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没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暗暗期待,会不会是能帮自己变成人的礼物,正想着,忽然觉得腹内一阵剧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头栽进水里,身体僵住,连扑腾都没力气,像是?#24187;?#26377;生命的石头,不断往下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在呛了两口营养?#28023;?#20182;没有彻底痛昏过去。但那痛意丝毫没有减小,钻进他的骨头缝儿里,钻进他的每一个细胞里,痛得他几乎要死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裴质!”殷瑜立马发现他不对劲,把他捞起来,查看他的情况,“?#20928;?#26410;去干净?来人,速速去请风然大师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一会,裴质攒足了力气,努力开口:“嘎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一脸迷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马德,关键时刻,?#36136;?#25928;了!裴质恨得不行,此刻痛的脑子也不怎么好使,只想着自己是不是快死了,随口喊系统:“老子砸一个火箭炮,能不能让我在?#27492;?#21069;跟殷瑜干一场!如果你们不怕人兽被举报,就?#32654;?#23376;以鹅的身体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别急,试一试。”000道,“?#35328;一?#31661;炮,特权开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已经披了衣裳,抱?#25490;?#36136;往正殿走。刚要走出门,忽然觉得手臂一沉,怀里的鹅变成了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还来不及说?#35009;矗?#26041;才还半死不活的裴质,突然灵活地向上挺身,翻到地上,抱住他就亲,一边亲还一边撕他的衣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做……”殷瑜根本没机会说话,裴质这会也不知怎么回事,力气大的很,竟然将他生生拖到了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拦腰去抱裴质,试图借助裴质的力气起身,哪想裴质不管不?#32781;?#27515;死将他压倒,看他挣扎,还在他大腿内侧使劲拧了一把。趁他痛的无力挣扎时,裴质这厮竟?#24187;?#21040;了他后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大惊,不再忍耐,抓住裴质的手不轻不重的一扭,膝盖在裴质腰间一顶,裴质便被顶开,殷瑜翻身而上,压住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方才是不是?#24052;矗?#20225;图放低朕的戒备心,好趁机圆?#22235;?#22312;上面的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?#24066;?#36947;:“方才是真痛!不过想圆一圆在上面的梦,倒也是真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可休想。”殷瑜用一只手将他的双手放在头顶压住,另一只手去解他的衣裳,“?#28909;?#20320;这么想,朕就好好伺候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要做些?#35009;矗?#35060;质忽然又?#20146;?#30171;,随后不知怎么回事,他出了一下虚恭,屁、?#19978;?#31455;然多了一个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先瞧见,拿起来看看,眼都瞪直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下蛋了!”殷瑜拧着眉震惊地看着他,“朕都不知道你原来变的是母鹅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后,殷瑜又捧着蛋一脸忧伤:“你鹅身时,朕?#28216;?#30896;过你,那这个蛋是从哪儿来的!你今天给朕解释清楚,否则……你别动朕下面,把你手拿开,朕不做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苦笑:“我现在也不想了,但我控制不住我的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?#20154;?#28165;楚蛋的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正要说,他的身体忽然不受控制地向殷瑜凑过去,还用腿将殷瑜困住,殷瑜吓得双手将蛋高高举起,生怕两人不小心将蛋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孩子还在呢,你能不能注意点影响。知道你长时间没变成人,对这个如饥似渴,但总要先顾着孩子吧?”殷瑜斥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道:“你们家鹅蛋,跟葫芦一个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手里的蛋,仿佛在中间束了个腰,比起鹅蛋,更像是个葫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概在你?#20146;?#37324;时,被咱俩压到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崩溃:?#20843;?#21578;诉你,它是从我?#20146;?#37324;出来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从上面捏起一根细小的鹅毛,放在他眼前晃晃:“朕的屋里还有第二只鹅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管他?#35009;?#19996;西,快点!”裴质浑身燥热,又控制不住自己,想拉过来殷瑜早点完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殷瑜却坚持要保护蛋,抵死不从。两?#22235;?#20316;一团,最后殷瑜将蛋放到桌上,两人还是滚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关于蛋的事,系统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裴质和它都猜测这是病毒送他的礼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并不往心里去,他坚信,那蛋绝对不是从他?#20146;?#37324;出来的,因为他一点感觉都没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殷瑜不这么想。他坚定地认为,这就是裴质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为了给孩子最好的照?#32781;?#20182;?#31185;?#35060;质每天?#19978;?#24202;上的时间不得小于六个时辰,还非要在裴质?#20146;?#19978;搭个窝,?#38376;?#36136;抱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猜测这蛋里,可能是与这个世界有关的东西,或者是?#35009;?#37329;?#31181;福?#21453;正不可能真的是个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虽然也在乎这个未知的宝贝,但孵蛋是不可能孵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由于他表现不好,殷瑜决定自己带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论是早朝,还是平常议事,他都亲自带着这颗蛋。他把蛋贴到肚皮上,用布轻轻捆住,让?#26263;?#19981;下去,又能贴着他的皮肤取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天,裴质也跟着殷瑜去上早朝,居然发?#31181;?#20154;还在拿愉太妃的事说话。裴质又想去前面堵他们的嘴,殷瑜不许,悄声跟他说:“你不知道这些人要?#35009;矗?#23601;擅自跑过去对峙,未必是好事,还很有可能被人利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看他不着急,更急了:“这事你不查,我去查,定然查?#26159;?#26970;,给你一个清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543;?#22909;。”殷瑜轻柔地摸摸?#20146;櫻?#20302;头温柔一笑。?#23433;?#28165;楚了也好,给孩子立个榜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质:“……”你?#26197;?#20320;?#20146;?#19978;绑的是葫芦娃哦!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库书小说网 www.nlzj.tw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 打开/关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开奖结果 河南快赢481开奖记录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乐彩 四川金7乐电视走势 广西快乐十分同步直播 刮刮乐有1000万大奖吗 澳客网北京单场是只有北京地区能买吗 公共娱乐场所安全出口的疏散门应向外开启 极速飞艇有假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是哇 陕西快乐10分分布图 浙江20选5计算器 竞彩足球比分怎么算的 齐鲁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88网极速时时彩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助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