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 > 都市言情 > 官运红途 > 最新章节 第1279章 第二赌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库书 www.nlzj.tw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胡子梅无奈地摇了摇头,道:“赫书记在默默地看着我们呢,他心里肯定会说,你们俩想要搞惊愕惦我,有那么容易吗?有本事你来当我这个书记试试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来一脸严肃的赫哲林听胡子梅这么一说,忍不住笑了起来,道:“就你会说!你也是当书记的,这个事你?#26131;?#21527;?不查你都没事,万一一查起来,不仅乌纱帽保不了,恐怕要进监狱都难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?”赵专金一愣,转脸看胡子梅,道:“如果象赫书记所说的那样,这个赌就算了吧,我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利而让你们丢了乌纱帽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赫书记,你别吓唬人家赵总,别欺负人家是商人,不懂官场。”胡子梅不屑地看着赫哲林笑了笑,道:“赫书记是个精明人,知道怎么去做这个事,只是我们不不够格让赫书记去办这个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胡子梅的话一针见血,把赫哲林说得一笑,道:“看来胡书记在这方面是行家了,经常办这样的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胡子梅哈哈大笑,道:“既便我经常能办这样的事,那也是我的本事啊,问题是你有这个本事吗?权在你手上,你不敢用就不算本事!不是我看不起你,象你有权不会、也不敢用的人,再上一个台阶恐怕就难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赫哲林平时最害怕的就是别人说他没有官运,没有官相,现在胡子梅大其不道的说他没有提拔的可能,也就是说他没有官运了,禁不住怒?#26377;?#36215;,但一想到如果自己发怒的话,场面就难收拾,而且以胡子梅那一惯的行事风格,谁知她的后台有多硬?万一得罪了她,也就是得罪了她后面给她撑腰的人,那样的话,自己的官路难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赫哲林尽管心里怒火中烧,但是还是强压了下去,脸上挂着笑容,道:“胡书记,这个事呢,咱们就不要说下去了,咱们喝喝酒,放松一下多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赫哲林想把话扯到一边去,胡子梅心里一阵捣鼓,心想:你越想不扯这个话题,我越是要?#36172;?#30475;,我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胡子梅抿嘴一笑,道:“边喝?#31080;?#35828;事更是件惬意的事情,你不想说赵总那个土地证的事,那可赵总已经把?#39029;?#19978;了,我得说啊!还是按刚才赵总的提议玩段子。好了,我现在开始讲了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胡子梅的强扯话题,让赫哲林心里更是不悦,但想想发怒发火?#35009;?#29992;,反倒让他们觉得自己小肚鸡肠呢,于是,不再声响,微笑着看胡子梅,等着她讲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赵总,你只顾说我输了给你办土地证,你怎么就没说如果人输了,怎么办?”胡子梅看着赵专金突然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专金笑道:“我刚才都给?#22235;?的股份,你还想要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这是两码事好不好?”胡子梅大叫了起来,道:“刚才是第一个赌局,现在是第二个,不可能只等我输吧,你输了该怎么着也得有个结果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赵总输了的话,你不会再要5的股份吧?”赫哲林笑着把话插了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赫书记说的这个倒是可以考虑的。“胡子梅赶紧把话接了上来,道:”赵总,怎么样?如果我输了我一定给你办好土地证,如果你输了再给我5股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俩合着来吃我的吧?”赵专金没有回答胡子梅的要求,而是看着赫哲林和胡子梅笑道:“不会赫书记也得跟我拿5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话音落好,赫哲林愣了一下,道:“我不参加人们的赌局,跟我没有关系啊,你怎么赌都行,我是局外人,看看热闹就够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是局外?#22235;亍!?#32993;子梅诡异地看了赫哲林一眼,道:“我们赌的砝码在你的手上,你可是?#34892;?#20154;物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胡子梅故意把声调放得很随意,说完还故意向赫哲林耸了?#22987;紓?#36947;:“赫书记,我再说一遍,我跟你是平级,赵总又是一个做生意的,我们俩都不够格让你动用你?#31181;?#30340;权,但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说下去!”看着胡子梅说到这里,便停了一下,赫哲林大手一挥,?#29992;?#22320;一笑,道:“重要的是下面,上面只是前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赫哲林话音落下,赵专金跟着笑了起来,道:“赫书记说得对,你赶紧往下,上面已经结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俩大男人,真要这么流氓地说啊?”胡子梅?#38590;?#19968;睁,道:“真要说的话,我?#22836;?#24320;了,你们不要逃就行,谁怕谁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怕你!”赵专金笑道:“等着你的段子呢,说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说好了,如果你输的话,再给我5!”胡子梅赶紧说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别为那5跟自己过来去,我入股了之后,肯定会给你带来好运气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胡子梅说完,给赵专金使了个眼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专金心领神会,深深地吸了口气,转过头对赫哲林说道:“赫书记,你看看胡书记是个带财的人吗?我跟她合作会不会有财运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赫哲林呵呵一笑,道:“你是把我当神仙,还是当人?如果当人的话,你这话等于是废?#21834;?#22914;果把我当神仙,你赶紧回头吧,否则,你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不知道赫哲林是不是真的会看,他最后一句话,把赵专金跟胡子梅的结果点了出来,只是当时的赵专金只当做玩笑话,结果如赫哲林所说的那样,死路一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赫书记,你是在挑我跟赵总的关系吗?”胡子梅不悦地警告赫哲林,道:“我跟赵总不仅是?#21523;?#21451;,还是老乡,岂是你三句二句话所能挑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8909;?#20320;们的关?#30340;?#20040;铁,你又怕我挑?#35009;矗俊?#36203;哲?#31181;?#20110;找到了发泄的机会,道:“再说了,我那也不是挑,我只是就着赵总的问话回答而已!是你想多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跟赫哲林再扯下去?#35009;皇裁?#24847;思,不如一会儿要他当场答应给办土地证,这样解了土地证这个心病,又可大刹赫哲林的威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胡子梅摇了摇头,道:“好吧,就算我想多了吧。你对赵总说的话,就当我没听到!赵总是个立场坚定的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好了。”赵专金呵呵一笑,道:“不要再去跟咱们的赫书记过不去了,不就是一个段子吗?用得着这么费劲啊。这样吧,胡书记,我有一个主意,你看行不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又搞?#35009;?#39740;?”胡子梅有点儿不?#22836;常?#21018;才她给赵专金使眼色,就是要他5也答应下来。赵专金的表现,以为他领会了自己的意思,会马上同意,谁知他不仅没有表示,还弄出个?#35009;?#39740;主意,让胡子梅禁不住地抢白了一过去,翻眼看赵专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我输了,赫书记做证,我把我在盆叶市的那套楼?#26032;?#30340;房子给你!”赵专金开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赫哲林不禁大笑,道:“真不愧为商人啊,脑瓜子真的很会计算。5股份和一套楼?#26032;?#30456;比,太划算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同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胡子梅开口就来了一句,顿时把正在开怀大笑的赫哲林震得停了下来,道:“你同意?你不是开玩笑吧?这么精明的胡书记怎么就不会算数?#22235;兀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每一个交往你都要算计下去,那还要交往吗?”胡子梅瞥了赫哲林一眼,道:“我刚才说了,我跟赵总是?#21523;?#21451;,还是老乡,赫书记,这些情义,你是体会不到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讲情义?”赫哲林脱口而出,待知道自己的嘴快了之后,话已经出口,不得不继续说下去,道:“我的意思是,你刚才拿人家赵总的5股份毫不眨眼,现在又说情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5股份,我不该拿吗?”胡子梅斜着眼睛反问道:“情义是一回事,股份又是一回事。为了情义连饭都吃不上,你觉得那是好的做法?为了别人的利益,宁可牺牲自己的?#24742;?#36825;是好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胡子梅已经上纲上线,赫哲林呵呵一笑,道:“胡书记,你想多了,我只是嘴巴上说,我没想到得那么远,如果我让你误会了,我把刚才的话收回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好了,胡书记,就这么说定了。如果我输了,我那楼?#26032;?#23601;是你的!”看着两个人有斗起来的态势,赵专金知道,如果再不打断,一会儿就难收场,赵专金大声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正好也不想再跟赫哲林争下去,胡子梅乐呵呵的答道:“听好了,我要说段子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胡子梅说着,意味深长地看了赵专金一眼,刚想说?#35009;矗?#36213;专金却挥手,道:“段子要?#26032;?#36753;性啊,如果是胡扯一个不算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胡?#36172;亍!?#32993;子梅摇头说道:“肯定是你们男人?#19981;?#21548;的,而?#19968;?#24456;?#19981;?#29468;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赶紧吧。”赫哲?#31181;?#20110;把话答搭了过来,道:“你说,你要说这个段子都说了近一个小?#20445;?#31455;然连个开头都还没有,你到底折腾?#35009;?#21568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好了,不跟你们胡扯了。”胡子梅娇手一挥,道:“我开讲了呵,有一群二十一、二岁年纪的女孩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库书小说网 www.nlzj.tw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开奖结果 竞篮彩让分胜负玩法 甘肃11选5走势图最新行情 足彩2019网上投注 河北快3正规网上销售平台 最准三肖中特期期准 上海时时乐大小走势图 百人牛牛游戏赢的技巧 浙江体彩6+1网上购买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5串6 篮球介绍英语 快乐十分预测 3月16号福彩中奖号码 新浪nba 足球小子 谁有一尾中特的网站